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势不可挡,妖孽男神太危险 > 第二百三十章 最好别惹怒我

第二百三十章 最好别惹怒我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空旷的街头,半个行人都没有,甚至车子都好久才经过一辆。品书网(  .    .  )
  
      路旁,林姗失魂落魄的坐在公交站牌下的椅子上,郁郁寡欢。
  
      是她自己和宫离漠撇清关系的。
  
      可是,一想到自己和那个男人一点关系都不再有了,她的心里还是忍不住的难过。
  
      纵然对他没有爱,可友情,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。
  
      如今,一下子斩断关系,终究是觉得心酸。
  
      她想走走,发泄出心底的憋闷。
  
      却是每走一步路,肿起的小腿就拼命的疼。
  
      是她错了吗?
  
      是不是,她对宫离漠太过残忍,所以老天才这样惩罚她?
  
      夜风吹过,冻得林姗忍不住发抖,她抱住膝盖,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。
  
      只有这样,她才能留住一丝温度,免得被冻僵。
  
      “怎么?”一道凌厉的声音突兀的在耳边响起:“被抛弃了吗?”
  
      磁性的声音,凉薄如冰,顿时把林姗吓了一大跳。
  
      说话的正是司凌少寒。他穿着棕色的大衣,脚下是一双靴子,看起来干练又英俊。
  
      他居高临下的盯着蜷缩在公交站椅上的女人。
  
      红唇微勾,狭长的黑眸里,一点点的流露出浓烈的怒气和嘲讽来。
  
      林姗,你现在这副委屈的模样是为了什么?
  
      你那么失落,是因为……和宫离漠彻底翻脸了吗?
  
      想着自己得到她的踪迹,不忍她被林天赐欺负,去林家找人,却撞见她上了宫离漠的车。
  
      想着自己和跟踪狂一样,悄悄的跟着,听着她和宫离漠争吵,一直到她失魂落魄的下车,游魂一般的走来这里。
  
      想着这个向来飞扬跋扈的女人,竟然被宫离漠打击成这样,司凌少寒的心里是真的不好受。
  
      这该死的女人,在他面前永远那么硬气。
  
      怎么到了宫离漠这里,就这么多愁善感了,被打击的气势全无?
  
      “林姗,我的话你没听见?你的宫少爷早就走了,你像只瘟鸡似的装可怜给谁看?”
  
      狭长的黑眸冷冷的盯着缩成一小团的女人,司凌少寒的语气刻薄极了。
  
      林姗被他的话气得脸色发白。猛地抬起头,就对上了他带着嘲弄的眼眸。
  
      竟然说她是瘟鸡!
  
      该死的人渣,他无所不用其极的想要把她留在身边的时候,怎么不说她像瘟鸡?
  
      “司凌少爷的比喻还真是与众不同!大半夜的,你这是……来看我这只瘟鸡的笑话?”
  
      明明心里气得要死,林姗却偏偏笑得格外肆意。
  
      夜幕遮掩住了她微红的眼圈。
  
      她满眼挑衅的说着,明明感觉到周围的空气都因为男人的怒火变冷,却半点都不害怕:“如果你真是来看笑话的,那恐怕要失望了!”
  
      “离漠他只是有事,我就让他去了。不然,他又怎么可能会把我一个人扔下?”
  
      微微仰着下巴,明明处于低处,她的气势却丝毫不弱。
  
      伶牙俐齿的,像个炫耀幸福的小女人。
  
      她不允许任何人看穿她的狼狈,尤其是司凌少寒。
  
      更何况,她也不觉得自己狼狈。
  
      是她主动要求下车的,还说了那么多没心没肺的话,才会把宫离漠气走。
  
      听到她挑衅的话语,司凌少寒目光一狠。
  
      尽管知道她说的是假话,眼底翻涌的怒气却依旧变得更加强盛。
  
      “是吗?看起来,你的离漠还真是爱你呢!呵……那你跟得了失心疯一样,满大街的乱窜,又是想吸引谁的注意力?”
  
      伸手捏住林姗的下巴,他的声音铿锵有力,狠戾的气息不断散发。
  
      然而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看着女人单薄的身子一直在瑟瑟发抖,心底却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子心疼。
  
      几乎是不由自主的,他就收回了自己的大手,并且把自己的棕色的大衣披在了她的身上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