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登陆 注册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心锁 > 第十二章 如果没有遇见你 七

第十二章 如果没有遇见你 七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“乖。”姥姥微笑。
  
      吃完饭索锁又把海货收拾了一番。出了一身汗,虚脱的厉害,坚持着给八代木先生打了电话请假。她其实知道自己或者并不是因为感冒才发烧。不知为何她有点怕去上班。八代木先生的声音在听筒里忽近忽远的,许是因为这样的心虚,她的声音弱弱的,听起来像是病的不轻吧,八代木先生倒安慰她一番,说他另外找助手好了,让她好好休息几天……写着电话号码的那张纸上,还有一个陌生的名字。
  
      郭康。就是唐恩窈提起来叫作“小郭”的那个人吧……索锁写了短信发过去。不一会儿就收到回信了。
  
      信息写的很客气,谢谢她这么快跟他联系。还把他常在的一间咖啡馆名字写上去,说最近下午都会在那里。只要她方便,随时欢迎她过去喝杯咖啡。
  
      索锁想了想,问:“那我今天下午过来行吗?秉”
  
      既然要见,那就早点见吧。
  
      这些她全都弄好才安心,爬上?床去睡了长长的一觉綦。
  
      近午她才起床,跟姥姥吃了饭就上楼去,把自己从头到脚收拾妥帖,拿着彭因坦的车匙出门了。出门前特地让姥姥看看,姥姥满意地笑了,说锁锁这样很好。
  
      索锁出来之后还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,晒晒太阳让她觉得暖洋洋的。彭因坦的车子里也暖烘烘的,她开车走在路上,降下窗子来换了换气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彭因坦从办公室出来,把图纸放在小葵桌上,说:“把这个交给康先生……小葵?”
  
      他说完话才发现小葵没在她位子上,喊了一声,倒是别间办公室里有人出来应声,说:“小葵好像去大厦接待处拿快递了。刚刚接待员给她打电话了……彭先生您有什么事,我来做?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摆摆手表示不用。略站一会儿,果然看到小葵的身影。看到他,她加快脚步。
  
      “彭先生,这是给您的。”小葵过来,把一个小袋子交给彭因坦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扫一眼就猜到是什么了。
  
      车钥匙。
  
      外头的小袋子是布袋,抽绳、绣花,很好看。这样子大概是姥姥的手笔。
  
      小葵看他接了东西脸色不太好,就不敢问刚刚想好的要跟他讨这个好看的小布袋的事了……她把另外一样东西也拿给彭因坦看——透明的盒子里装着新烤出来的曲奇饼。
  
      “什么时候送来的?”彭因坦要回办公室,进去之前像顺口问的。
  
      “大概刚送来不久。接待中心的姑娘说是个挺好看的女孩子送来的。我看了看登记,是索锁姐姐。我给她打电话,但是没通。”小葵说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没出声,推开办公室门,还没进去,就听见康一山那沉重的脚步声,还没说正事,就问:“哟,这谁做的饼干?正好饿了,来给我点儿……图纸呢,我刚要的图纸呢?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看康一山一手抓了一把曲奇饼,空着的那只手就接了小葵递过去的图纸,见他回头,大概看出在瞪他,手一伸问道:“先给你还不行么?图纸我拿走……你不是要去跟小新碰头?怎么还没走?”
  
      贝佐新过来是公事,也有私事请他们帮忙。昨晚饭桌上聊起来有个项目请他们看看有没有可能接手。今天上午他们就收到对方发来的资料,已经开会研究过了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说:“就走。”
  
      他没理康一山慷他人之慨的那只胖手,何况康一山也就是虚晃一招。
  
      “好吃……谁这么好手艺?”一山以为彭因坦又犯了脾气。他今天自打来上班就没怎么说跟工作不着边儿的话。吃着饼干好吃,听小葵小声说是索锁给的,他就问:“对了,索锁说请咱们吃饭,这可是大事儿。你哪天有时间,一起蹭饭去吧……因坦,你呢?”
  
      小葵笑了,但她听见彭因坦问“索锁请你们吃饭”,就看着康一山,不出声了。康一山回过头去问彭因坦:“你不知道?没喊你吗?”
  
      康一山这么一问,彭因坦当然是给问住了。
  
      看他的表情,康一山就说:“得,也轮着我们甩下你吃回索大厨的私房菜。咱可说下,不准抢我们的好吃的。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气的关上门,还听见康一山在外面笑。
  
      他把车钥匙放进抽屉里,拿了外套出去,小葵正在把饼干盒子封好,看到他,她有点儿心虚似的笑笑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看她这样子,又觉得好笑。曲奇饼很香,不知道是不是新烤出来的,样子还很好看。已经引诱的有同事探头探脑看过来了。
  
      他交代了一声有事打电话找他,今天就不回来了,急匆匆的走了。
  
      小葵松一口气,招招手请同事们过来尝饼干,“不准抢光了……给我留着点儿!”
  
      “彭先生去哪儿了?”田甜是被康一山刚刚拿回去的曲奇饼给勾?引过来的,“实在是好吃啊……你去煮壶咖啡吧。”
  
      “去拿我的好了。”彭因坦折回来拿东西,看到她们聚在一处,几个女职员平时都斯文漂亮,被曲
  
      tang奇饼惹成这样,也真是难得一见。老婆,我要吃肉
  
      “好……谢谢彭先生。”小葵一嘴饼干不敢开口怕呛了失礼,还是田甜反应快。等彭因坦走了,她拍拍胸口,说:“吓我一跳……彭先生今天心情好?拿他最好的咖啡豆啊!”
  
      小葵笑笑。彭先生今天心情不好才是。不过她没说,比手势说ok,果然去拿彭先生最好的咖啡豆去了……
  
      ……
  
      彭因坦刚刚走进ditto就看到了坐在明晃晃的落地窗前的索锁——ditto的那个位置是最好的,从落地窗里可以看到整个汇泉湾,和半幅山景。不过他进来就看到索锁,索锁并没有看到他。她正一脸矜持微笑地看着对面坐着的一个男人。不知那男人说了什么,她在点头。
  
      那笑容说不上好看,但是很温柔。于是索锁看上去非常的良家妇女。
  
      对,良家妇女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并没有停下脚步,跟他一起来的除了房屋主人派来的代表和律师,贝佐新,还有事务所的几位同事。在一群人里他走在最后。ditto离他的事务所比较近,他在这里是常客。侍应生都是熟悉的,过来招呼的时候特地说彭先生,您常坐的位子有人提前订了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笑笑,说没关系我们坐一会儿就走的。
  
      侍应生请他们往里面走,选了空间大的一角,视野也很不错,能看到大片的沙滩。贝佐新听见侍应生说的,坐下来便开他的玩笑,说这回跟你开口可是硬着头皮,你少见会在一个城市接两个项目。怎么这儿就这么招你喜欢?
  
      贝佐新说这话的时候一旁的人都在笑。说这儿山清水秀环境优雅,彭爱上这里也不奇怪。
  
      一班人坐下来都是讲英文,侍应生站在一旁等了片刻才递上单子,问需要什么。
  
      贝佐新却先开口问了一句坐在那边的那位美人,常来这里么?
  
      彭因坦头都没抬地伸手敲了贝佐新一下,说:“来谈正经事的,眼睛少乱瞄。怪不得高菲看你看的这么紧。”
  
      贝佐新笑着说:“我就不信你没看见。给我一杯蓝山。”
  
      他这么一说,除了彭因坦,一行人都转过头去看贝佐新说的美人。本来一个人美不美各人自有标准,不过这一次大家倒似乎均没有异议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背对着那边,他们看美人,他就跟侍应生聊了两句,把东西都点了。
  
      贝佐新笑着说:“你倒是看看,是不是美人?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没回头也没回答这个问题,贝佐新却笑的有点意味深长。趁着其他人点单,他笑着说:“难得你正经一回,不开你玩笑了。我知道你的美人标准,准是得那样的。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也笑了笑,说:“来,给我看看你的双胞胎的照片。昨晚上就听一山聒噪了,没顾上。”
  
      这是个最好的话题,让贝佐新转换注意力。
  
      果然贝佐新掏出手机来跟他们几个显摆起自己家那对双胞胎来,一帧帧照片里两个女婴胖乎乎的十分可爱。彭因坦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。他一向觉得小孩子都有点儿烦人,但是贝佐新这样子瞧着让人忍俊不禁——他不停地手指划着屏幕,问:“漂亮吧?可爱吧?我闺女们棒吧?”
  
      彭因坦都懒得应付他。
  
      咖啡还没上来,他们就贝家的这对双胞胎展开的话题轻松愉快地聊着天。彭因坦眼角的余光扫到索锁站了起来。他以为他们是要离开了,不想索锁只是拎着她的小包往卫生间方向去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说了句抱歉,也起了身。
  
      ditto的卫生间很小,左右隔一间,洗手的池子倒是有一排,都是彩色琉璃的,看上去很华丽。
  
      索锁一出来就看到了似笑非笑地站在洗手池边的彭因坦。她看了他一眼,过来洗手。特地选了离他远点儿的那个洗手盆。
  
      “相亲?”彭因坦问。
  
      索锁低着头,嗯了一声算是回答。洗手池边的肥皂盒里,有雕着ditto字样的新皂。看样子是刚刚换过的,并不像有人用过。
  
      但她没有用,只是用清水一遍又一遍冲洗着手。彭因坦的语气淡淡的,按理并不会叫她不舒服……
  
      “你怎么就这么着出来相亲?”彭因坦边问,边从一旁拿了只纸袋子,撕开。他故意打量着索锁——穿着灰色短呢子裙,也不知是哪年的了,都磨的起了球;上身是件黑色的毛衣,花纹很粗,倒是新的,可看上去就像是网购的五十块钱一件的玩意儿,一水儿都穿不了准扔的……高跟鞋则是中规中矩不容易落后于潮流的款式,黑色的,跟黑色的天鹅绒袜子搭配的天衣无缝。但这沉闷的鞋子也不是新的,好在擦的很干净,并不显得失礼——索锁无论如何都会穿双好鞋子。
  
      索锁关了水喉,还是没出声。
  
      彭因坦看她洗好了手,甩甩水珠子,递上手里的干毛巾。索锁接过去。她擦手的工夫,彭因坦看到她手上贴着透明胶布。
  
      “手伤了?”他问。
  
      索锁又嗯了一声。就是刚刚来的路上
  
      ,在公交车上被人挤了一下。当时不觉得什么,下了车才看到手上一道划痕。伤口不怎么深,但是血流的不少……她刚坐下,手上的伤就被发现了。什么话还都没说,就折腾着清洗伤口和伤药了……跟她见面的这位郭先生,是个挺细心的人。三国之昊武大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